森林的歌唱

2017-12-25 15:59 来源:中国六盘水网—乌蒙新报 【字体大小】:

森林的歌唱

红湖小雨

虔诚穿越亘古的摩俄森林,犹如穿越莽莽苍苍的历史,穿越重峦叠嶂的幻境,和担惊受怕的河畔祭祀的场景,以及传说入神的双龙泉群。

我也不知道这片原来十分莽荒中的村庄和草屋,为何一下被人们热捧甚至铭记,原来的沟壑被五彩的飘带路联通了心和路的障碍,群山离你不远,心与心的距离不远,在苍松翠竹的家园,我们的心飘荡在灵动的山水里,在雾岚升腾缥缈的意境之上,在心灵的云端之上。

满山的牛羊不再到处自由飞奔于草原,他们有了比人的居所还要气派和古朴的庄园,他们的家园被编上户籍号码得到严格的关心,甚至连夜间的任何一个轻微的响动,都被记录仪捕捉,他们的行踪被摄像头跟踪,事物的迅猛发展我不知道何处是命运的归宿,我虽然很茫然,但显得比牲畜还要兴奋和幸福。实际我已经有些疯狂甚至痴呆,我不知道谁处是我的家园,这个美妙的幻境是今生第一次偶遇,我和我的族群,在一夜之间经历了无数个历史朝代的轮回。

灵动的生态道路如龙在山水间飘行,原来是否有些落后的瓦屋小寨,已经蝶变成现代的甚至异国情调的街区。我深入这片儿时感觉有些苍凉,但却十分热爱的故土,原来的包谷酒变成了脱毒咖啡,林间的茅草屋居然被国际时尚的现代情调,浓浓的罩上美妙的异域风情,映山红一树树的烂漫,幻化成独特的映照蓝天的风景,又一树树的红透人们并不深刻的思想和灵魂,我和族群放声高歌,我是否觉得灵魂早已忧伤变味,绵绵起伏的群山在苍翠的森林掩护下,深沉中是否带伤远行,我原来很反对有些文人的怀旧心理,把抒写落后和苦难甚至纵深苦难的行为,作为他们的资本,但真正让我目极深处时,我的忧伤又何止原来的深深疼痛,有过之而无不及,我的忧伤在山的肌肤中,在古老的历史沧桑中,在怀旧的时光里,甚至在自己颠覆的宿命中。

心灵的湖水蓬勃穿越群山,我的旷世情歌只有鸟们和黄色土地知晓,鸟们的鸣叫和荒野中不知疲倦的农人,组成一曲无声的森林民谣,烂漫原野和四季的花开花落,这不仅是一种忧伤更是一种幸福。

'); document.write(''); }